[会员登录] [加入协会] English Version
如何提高梳理技术?姚穆有话说 | 金轮三十年 再启新征程
时间:2017年7月11日 作者: 来源:cnita

作为我国纺织材料领域的著名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姚穆数十年来对纺织材料学科进行潜心研究,对于我国棉花、棉纺织和纤维产业的发展都有着自己深刻的思考。
   
“我国的梳理技术目前已经有了很大进步,但仍有提升空间。探讨梳理设备和梳理技术的提升与发展,必须研究国内纤维行业这些年的新变化。对于针布生产企业来说,要始终把品质放在第一位,也要想尽办法不断改进、提升技术,不要把长纤维弄到落棉里去,并使落棉后的纤维保持比较好的品质。同时,使用的合金钢材料难题也应该得到进一步解决。”谈到梳理技术的发展方向和突破口,姚穆说道。

梳理设备单产提高的“辩证法”

姚穆指出,国际上棉型梳理设备近些年发生了一些重要变化,主要的发展趋势是,许多活动盖板都变成反向行走,增加了很多固定盖板,也增加了许多新功能。目前梳棉机的单产比较高,在分梳、开松和去除短纤维达到相同水平的情况下,单产至少提高了8%,有的甚至能提高20%~30%,这使新型梳棉机受到了业内的大量关注。
   
“但事物往往需要一分为二地去看待。”姚穆话锋一转表示,“梳棉机单产较高也可能存在一些缺点:一是会带来落棉中的长纤维比例大幅度增加,把长纤维移动到落棉中去,从而造成部分原料浪费,增加了原料成本;二是在混纺纱线生产过程中使混纺比的变化、差异加大。”
   
而谈及混纺纤维,就不得不从国内棉纺织市场近些年发生的一些变化着手。
   
姚穆分析道,随着国内劳动力成本、能源和运输成本、创新成本的显著增加,近10年来中国生产纯棉中低支纱线的优势大幅减弱,而印度、巴基斯坦等国家在这方面的优势快速增强,尤其是近三四年来,进口中低支棉纱的价格(含关税)比国产的成本低得多,中国国内已经很少生产中低支纯棉纱,对中低支纯棉纱的进口量却快速增加。而且自2014年开始,美国本土纺纱行业的喷气涡流纺和转杯纺大量增加,在喷气涡流纺、转杯纺工艺中,粗纱、细纱和络筒工序都在一台机器上完成,且断头能自动接头,其每天开两班的万锭用工只要8个人,大大降低了纺纱成本,这使美国也开始出口棉纱到中国市场。
   
在这种背景下,中国的纺纱企业更多的开始转向生产中高支纱和混纺纱线。
   
“在混纺纱线的梳理环节中,如果梳理设备中的活动盖板是正向运行,每前进一块盖板就可以来回重复混合一二十次,而如果是反向运行,一旦第一块盖板挂住了纤维就得送入落棉中,这会导致混纺比混合运动严重不足,造成混纺纱不同片段上混纺比差异很大。加之国内目前并没有把对棉纱短片段长度的混纺比列入标准检测系统,往往会使纺纱企业面临到底该选哪种设备和梳理技术的难题。”姚穆强调。
   
不过,从另一方面看,梳理机高速高产的发展趋势和纱线市场复杂多变的情况,也成为国产梳理设备企业提升技术的重要驱动力。
   
以我国针布行业的“领头羊”金轮针布(江苏)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轮针布”)为例,为了提高针布产品的适应性,该公司多年来对于材料、产品工艺等都进行深入研究,还设立了专门的机采棉针布研发小组。目前该公司的千余种针布产品能广泛适应混纺纱线、各类纯棉纱线的梳理要求。

解决国产合金钢材料难题很关键
   
对于我国针布企业整体面临的发展难题,姚穆指出,首要应解决材料难题,比如合金钢的质量问题。目前我国针布生产企业使用的合金钢材料的质量,与国际上有一定差距,这会影响到针布的性能和使用寿命。
   
据介绍,合金钢材料如果光洁度太高,使用针布进行梳理时需要的摩擦力就不够,但如果光洁度不够高,又达不到相应的转移效果,所以质量过硬的合金钢,既要保证针布的摩擦力和转移效果,又要保护纤维不受损伤。
   
“欧洲生产的特殊合金钢很少出口到中国,瑞士和德国等国家生产这种合金钢的都是小钢厂。中国的钢铁厂并不是做不出这种合金钢,而是作为大型规模化企业,他们用的炼钢炉每次至少需要生产1000吨产品。虽然我国每年约生产2亿根钢针,但对于合金钢材料的用量还不足50吨,所以国内钢铁厂生产一炉子合金钢可能30年都卖不完,钢厂根本不愿意生产。”姚穆说道。
   
对于材料问题的重要性,一批企业深有感受。据了解,为了把控好针布所用材料的质量,金轮针布这些年花了很多心思。目前,该公司针布产品用的材料大部分靠进口,还成立了专门的材料研究学院进行材料研发。
   
不过,在多方力量的共同努力下,目前这一问题正在逐步解决。据姚穆介绍,今年1月,中国工程院相关负责人与中国钢铁总公司进行协商,希望中国钢铁总公司研究院使用中试设备初步生产针织机用针的合金钢。
   
可以预见,在不久的未来,包含金轮针布在内的一批企业有望用上我国自主生产的特殊合金钢材料。

结成联盟是加强研发的重要思路

在西安工程大学一直工作至今,姚穆对于西北五省的棉纺织行业、企业和相关设备生产企业的发展历史都比较了解。他介绍,45年前,我国的针布生产厂主要在北方、西北地区,但在这20年间,江浙一带的民营纺织产业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尤其是近5年来,江浙一带的纺织设备生产企业迅速拓展市场,金轮针布便是在这股大浪潮中快速成长的一员。
   
位于白银市的甘肃针布厂2005年已被金轮针布收购,如今成为该企业在江苏“大本营”之外的另一个重要生产基地,新名字为金轮针布(白银)有限公司。而在目前国内的20多家针布生产企业中,金轮针布的生产规模、销售业绩都领先一大截。尤其是在高端产品领域,金轮针布具有领先优势。近两年,钻石、蓝钻两个高端系列产品的销售额占其总销售额比例已达到约45%。今年上半年,公司的销售额同比增长10%。
   
而随着市场份额的快速扩大和品牌知名度的大幅提升,金轮针布的产品也引起了更多业内人士的关注。“十几年前,我去棉纺厂时开始逐渐接触到金轮针布的产品。十几年来,他们的技术水平提升得很快,也得到了纺纱企业的认可。总体看,国内梳理技术今后的发展方向和突破点也是金轮针布应该关注的重点,企业要向着前道工序为后道工序服务,后道工序为前道工序补台的方向继续努力。”姚穆说道。
   
据了解,近几年,金轮针布与经纬纺机展开战略合作,成立“经纬-金轮梳理技术研究中心”,经纬纺机和金轮针布在主机配套梳理器材产品研发、测试和配套等方面进行合作,并且不断确定新研究项目,来提升梳理器材使用效果和纺纱效果。目前,经纬纺机生产的整机中有30%已经配套使用了金轮针布的蓝钻产品。
   
姚穆对于这种合作模式给予了肯定,也提出了相关注意问题。“进行战略联盟这个思路不错,但是一定要注意,纺织配件企业既要生产零件,又要顾及系统设计和系统生产,也要与工艺密切结合。同时,在前道要研究原料市场的新变化,在后道要关注纱线的产品品质,因为设备生产企业最终的目的,就是要为纱线产品和其市场销售服务。”姚穆强调。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主办单位: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 电话:010-85229421 传真:010-85229425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562号 京ICP备090546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