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谢时评:暴风雨将至 路径依赖还是走自己的道?

 

疯狂的大宗商品

 

2020年全球爆发疫情以来,除中国依旧保持经济增长以外,其他的世界主要经济体,基本上都出现了经济萎缩——与各国相应的股指走势,恰好反过来。如此说来,世界的经济形势并不乐观,全球总体的市场需求规模理应减小,所以按照“市场自主调整”的规律,大宗商品的价格也应该相应下降,但为什么,大宗商品价格非但没降,反而还疯狂暴涨呢?

 

说到底还是那些拥有商品定价权的人在操控市场,特别是疫情爆发以来,全球能源因有意或无意的人为操纵,导致供给不足价格暴涨,引发全球大宗商品大涨,叠加疫情导致产业链恶化。另外,美国无限制量化宽松,美元放水带来了全球通涨,也从而抬高了大宗商品的价格。

        

可以说从宏观角度观察大宗商品这一轮涨价,流动性(美元)泛滥是内因,供应减少(限产)是外因。

 

首先,美联储视国内通胀而不见,不断购债印钞,一次次突破债务上限。退出QE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千呼万唤不出台。全球美元泛滥成灾,抬高了以能源为主的大宗商品价格。由于疫情各国生产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刚需订单大量流入全球唯一还能正常生产的国家——中国。促成了“中国生产——全球消费”的模式。终端出口的向好,成品库存下降,对原料需求就会增加。从需求端抬高了供给端价格。这是今年国内大宗商品价格不断上涨的重要原因。

 

工业品出厂价格增长几乎持平20094万亿大放水时期

 

再看,所谓“资源峰值说”早被证明是伪命题,从全球能源的生产能力看,满足饱受疫情打击的需求应是绰绰有余。供应短缺无疑是人为造成的,供给国是最大的受益者,需求国反之。

 

以沙特为首的欧佩克组织、俄罗斯牵头的独联体国家以及美国为主的美墨加联盟共同控制了全球石油产量的70%。特朗普时期,共和党(石油、钢铁和军火帮)为和俄罗斯欧佩克争夺市场,必然会放开石油生产,使得三方博弈后油价回归其基本价值。然而拜登上台后,民主党(金融、科技帮)立马重返《巴黎气候协定》,支持可再生能源开发,主动限制国内新增油气开采,原油产量一直维持在1100万桶/日左右,并倾向于将油价控制在60-80美元/桶之间。除能保持现有油气企业的利润外,更主要的是,能给可再生能源价格带来比较优势。

 

作为“金融帮”的头号打手高盛,则不断向市场抛出原油过百不是梦,80是半山腰的言论。而欧佩克+ 自然是乐见其成,每月召开部长级会议,仍在执行“有序”计划,小心翼翼地维持着全球原油市场的“紧平衡”,闷声发大财。嘲笑那些市场供需论的支持者们“图样图森破”。

 

 

而全球原油需求大国却深受其害。以中国为例,相较于疫情前,中国平均每进口一桶油须多支出30美元,按2020年进口量计算,仅原油就需多支出近1200亿美元。

 

双控背后的考量

 

首先,是对于碳排放的考量。917日,国家发改委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对9个省区直接点名:青海、宁夏、广西、广东、福建、新疆、云南、陕西、江苏9地上半年能耗强度同比不降反升!此外,还有10个省份的能耗强度降低率未达到进度要求,全国节能形势十分严峻。而“双控”相关文件开始下达到各省立即执行。

 

922日,浙江省印发《浙江省节能降耗和能源资源优化配置“十四五”规划》,要求加强重点用能地区结构调整,宁波、舟山要严格控制石化、钢铁、化工等产能规模,推动高能耗工序外移,缓解对化石能源的高依赖性。绍兴、湖州、嘉兴、温州要严格控制纺织印染、化纤、塑料制品等制造业产能,采用先进生产技术,提升高附加值产品比例,大幅提升单位增加值能效水平。推动纺织印染、化学纤维、造纸、橡胶和塑料制品、电镀等行业产能退出,加大落后产能和过剩产能淘汰力度,全面完成“散乱污”企业整治。

 

化工行业作为传统的能耗大户,能耗双控对其产量的影响非常明显。据不完全统计,9个能耗不降反增的一级预警地区包含涂料大省广东、化工大省江苏、磷化工大省云南等地区;二级预警地区包括化工大省浙江、钛白粉重镇四川,煤化工重镇河南等,共覆盖化工企业10000家。

 

其次,是对大宗商品过热的考量。从短期来看,限电限产无疑会进一步对供给端“火上浇油”,但从长期来看,需求端的逐步回落才会对供给端降温。老谢认为从国家9月中旬开始要求地方“双控”这个时间点上来讲,正临8月经济数据公布。我们也看到了8月的PPI增速已经达到近10年来的新高,尤其是采掘和原料增速。另外PPICPI之间的剪刀差继续扩大。也就意味着经济滞涨风险随时有可能爆发。

 

指望美国退出量化宽松来给大宗商品降温,显然是不太可能了。7月初的降准是对美国释放善意的信号也是一个警告,收窄中美利差,中国不需要这么多美元流动性。可惜美国印钞印昏了头,路径依赖成瘾,迟迟不肯缩减量化宽松。眼见国内商品价格如过山车一般,决策层嗅到了风险。你不动,我动!“双控”政策由此而来。

 

不过以中国的国情而言,行事往往是过犹而不及。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毛病从来没有变过。部分地区“一刀切”关停、限产的行政指令过于粗暴,使得一些正在赶单的企业瞬间崩溃。其实,应该更多采用市场化的机制解决能耗问题。例如,引入生产配额、碳排放配额、绿电交易等方式,让企业对于自身的能耗量产生长期、稳定的预期,通过合理的交易机制鼓励企业降低能耗,促进行业长期的可持续发展,而非“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再从从中美政策博弈的角度考量,“双控”选择这个时间点出台也是在“踏节奏”,踏谁的节奏?美联储。因为美联储说无论如何年内都要Taper的,不管非农数据如何糟糕。美联储都在用信誉做担保,虽然美联储的信用比白宫好不了多少,但也只能姑且信之。

 

还剩2个月,假设美联储11月底Taper,那么以原油为主的国际能源价格就会回落。国内即使不出台新的限制政策,主流的大宗商品价格也会回落,国内PPI顺势下行也正当时。中美之间政策的拉锯战也从7月降准就已经开始了,“双控”不过是中国先行一步。当然,我们中国还可以顺势推进产业改革,比如推进“煤电”市场化改革。

 

总结一下国内出台的政策,往往都有“两权相害取其轻,两权相利取其重”的味道在其中。一般来说都是奔着一举多得的目标去的。至于调整过程中的阵痛都是让市场自己去消化。

 

限电转嫁通胀的误区

 

目前网上有个误区,认为限电可以把通胀转嫁出去。其实不然,生产和通胀之间并非直接发生关系,通胀主要是由货币流动性主导推动,而生产则是以需求侧为目标,流动性辅之。

 

这波大宗商品的上涨,之前也分析过主要还是因为美元流动性泛滥所推动。中国“限电”确实延缓了下游生产企业的进度,但不能就此得出“产品生产少了,价格就要涨”的理论。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比如,很多出口企业拿到海外订单,都是提前锁定汇率和时间周期。若不能按时完成订单,对于出口企业来说只有赔付和损失,谈不上什么提价把成本转嫁海外。海外进口商又不是三岁小孩。

 

那么从上游来看,限电在短期内会推高原材料价格。上游卖高价,下游接不接就得看生产经营销售有没有利润。按照目前的情况,下游高价拿原料生产,不一定能赚钱,况且还有限电因素。对于下游生产企业来说,最佳选择只能考虑不再接新单。在蝴蝶效应之下也会顺势倒逼海外进口商提高订单价格。这就是所谓的“限电转嫁通胀”的理论。

 

但具体分析一下,我们会发现对于已经拿到订单的企业,因为锁汇问题谈不上转嫁通胀。而对于想要接新单的企业来说,就算进口商提高了订单价格,也不一定敢接。一个是国内“双控”因素,还有一个是临近年底,回款是个问题。除了大型企业,中小企业都要在四季度保持一定的现金流。最后是招工问题,年底前招聘不一定找的到,更别说现在人工成本特别贵,有多少企业愿意提高用人成本来完成一个单子?尤其是短单急单。

 

对于海外进口商来说,选择中国还是选择印度等其他国家来完成订单就是个棘手的问题。就算提高价格中国也不能接,给其他国家因为疫情可能会有拖沓,质量也不一定能保证,但价格可能会便宜点。

 

因此,对于海外进口商来说,只有找除中国以外的国家来完成订单。不过就目前来说,10月之前比如圣诞订单早就结束了(纺织服装小商品),那么就这个时间点还能有多少海外订单呢?所以转嫁通胀是个伪命题。就算海外进口商品价格高企,也是因为美国印了太多的美元造成的。中国的限电对海外通胀根本没半毛钱关系。

 

被操控的能源危机

 

看这个标题,想必大家心里会咯噔一下。靴子什么时候落地?美联储的退出量化宽松?还是美国的债务危机?这些都是看得见、能预见的事情。那看不见的是什么?也许是能源危机!

 

在去年疫情爆发之初,人们还一度忧心疫情封锁下的经济衰退可能导致全球燃料泛滥,美国最大储油中心库欣更是因库存几近爆表,导致美国WTI原油在当年4月出现了惊世骇俗的负油价场景。然而,谁都没有想到,在时隔短短一年半之后,全球能源市场眼下的处境却已与当时呈现天壤之别——世界正陷入一场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从未见过的新型能源危机之中!

 

前文已经提到,正是由于美国的不作为,恶意控制石油供给,使得全球陷入滞涨的泥潭。原材料价格高企,经济却复苏乏力。金融打手们却不断鼓吹和做多原料。理由只有一个:减排!

 

比如美国政府在今年承诺,将在2030年前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在2005年的基础上减少50-52%2050年前实现“碳中和”,而欧盟和英国的目标更是想要在2030年前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在1990年的基础上分别减少55%78%。欧盟和英国要实现这一路径还是比较容易的,其本土高排放主要工业生产都已转嫁出去。

 

美国的承诺就要打个问号了,由于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南辕北辙的执政理念,很多承诺都是纸上谈兵。谁知道下一届总统是谁?万一又是特朗普呢?是不是还得继续把拜登刚加入的群再给退了?

 

今年全球能源结构的转变直接导致煤炭比重大幅降低,可再生能源的比重则迅速提高,其中欧洲地区调整较快,可再生能源的比重已逐渐高于传统能源。在绿色新政的影响下,能源的巨头们也纷纷削减了增加油气产能的投入。事实上,即便是面临着目前高油价的诱惑,美国页岩油生产也远未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如今,特朗普时代的“石油大战”主战场,已进入到拜登“碳排放大战”的新时代。这种恶意用供给不足的方式来抬高原材料价格,在经济复苏乏力的今天,最终会导致全球陷入先通胀后滞涨的泥潭!

 

为应对通胀,今年加息的国家已达到13个。此前,挪威、新西兰、秘鲁等国家先后选择加息,其中秘鲁已连续三个月加息,令基准利率达到1.5%。越来越多国家将面临食品价格与能源价格持续走高的双重压力,不得不采取更激进的加息措施。这样一来,会引发更多的热钱流入。国际金融协会(IIF)最新发布的全球资金流向报告显示,9月份流向新兴市场国家的资本达到约298亿美元,相当于前一个月资金流入额的约7倍。全球利差交易再度亢奋起来。

 

所以说,美国才是那个真正转嫁通胀的国家。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中国不加息,相反要降准的原因。扩大中美利差对中国并没有太大好处,对美国而言则可以利用金融资本来国内撸羊毛。年初老谢对我国降准的判断就是站在中美政策对冲的立场来分析的。

中国已拥有全产业工业链条,早已摆脱需要利用外资来开疆扩土的时代了。对于外资的利用更多的是站在政治角度和全球领域来推进考量。我们从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就能看出一点端倪。近期美元不断走高,而人民币并未走出与美元的负相关性。人民币的稳定让美国撸不到中国的羊毛,由此可见人民币对美元的路径依赖正在弱化。

 

暴风雨将至........

 

撸中国羊毛的难度是越来越大,美国就转移方向去撸其他国家。今年凡是被迫加息的国家都被撸了一遍。可是这些国家加起来都没中国的体量,美国显然还没“吃饱”。这就是美联储放任恶性通胀,Taper的时间拖了又拖的主要原因之一。美国什么时候能吃饱?什么时候他都吃不饱。面对牢牢紧扎篱笆的大羊圈,豺狼只能隔三差五的去打几只兔子充饥,回过头来看这个狼还是围着篱笆在转圈圈,就等你放松警惕。

 

所谓非农经济数据不佳,都是忽悠那些通常有路径依赖思维的人。想想我们的国家统计局......美国的统计局(美劳工部)就真的那么守规矩?今年3月马蒂·沃尔什(典型的民主党人)被任命为新的劳工部部长.......大家都知道美国总统是哪个党派的,劳工部里头就必须是自己人............你们懂得!

 

现在来看,美国的债务上限是个可以拿来做局的事情。想想一旦美国国库耗尽,也就是无法通过购买债券来派发美元,几乎等于立即退出QE的效果。现在这个事情现在被拖到了12月份。因为美国参众两院刚通过了一项短期调高联邦政府债务上限的法案。该法案将暂时调高债务上限约4800亿美元,确保美国财政部可履行支付义务至123日。

 

另外,美联储还有2次有新闻发布会的议息会议。分别是114日和1216日。114日的会议正巧叠加10月公布非农数据(每月第一个星期的星期五)。可能美联储会玩花活,继续把Taper拖到下个月。万一还没解决债务上限问题,财政部就没法购买债券,这钞票就没法再印了。好死不如赖活着,能印为什么不多印点。这是联邦政府赋予的权力。

 

现在我们投资者要做好两手准备,几个方案:

 

1114日,美联储没有Taper,继续拖着。结果是大宗商品继续走强,股票无暴跌风险。

2114日,美联储开启Taper。结果是大宗商品走弱,美元走强,股票下跌。

3123日前,美国没有通过债务上限法案。结果会导致美元指数大幅飙升,商品大跌。(美联储就成摆设)。

4123日前,美国通过调高债务上限法案。结果会导致商品上涨,美元下跌。

51216日,美联储开启Taper。结果会导致商品下跌,美元上涨。

 

结果会怎样?若从阴谋论角度出发来分析,美联储暂时没有通过债务上限法案。这样一来“金融打手”的80美元/桶的目标油价已到位,没必要继续抬高油价,因为会对美元指数会形成压力。民主党执政美元走强才是王道,可顺势做空原油。

 

若从博弈交易的角度分析,美国先11月通过债务上限,然后12月美联储开启Taper;比较符合逻辑路径。一个是先解绑不能发债的枷锁,然后再Taper,也就是减少购买规模(还是得买买买)。这样比较中规中矩,不至于掀起血雨腥风。可谁又知道美帝会不会“搞事情”!?

 

谁又不路径依赖呢?

 

随着大宗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滞涨风险如影随形,戳破这一泡沫只是时间问题。接踵而至的问题是,一旦黑天鹅降临,我们拿什么来抵御风险?

 

把时间拨到1997年,索罗斯的老虎基金阻击亚洲四小龙,亚洲金融危机爆发。而此时中国正在推进国企3年脱困改革的进程。当时中国经济体量还不大,能动用的策略和工具不多。最终我们用人民币不贬值,国企员工转岗再就业和房地产市场化一整套组合拳,最终渡过了危机。

 

再看2000年纳斯达克泡沫破灭,互联网经济被认为是镜花水月。房地产成为新的增长点。1998~2001年期间,大量温州资本一线城市买房,2001818日,第一个温州炒房团进入上海,三天砸了5000多万买走100多套房子。2001年中国加入WTO后,出口换汇更是让房地产价格水涨船高。2003~2006年间上海楼市价格翻了一番。从3500/平米涨到了7000/平米。

 

2008年爆发次贷危机。中国为了救市推出4万亿计划。一时流动性泛滥,上海楼市价格再次翻翻。当年均价还是7800/平米,到了2010年价格已直逼2万元/平米。而2015年房价来到了3万元/平米。

 

不得不提2015年的股灾。国家救市,释放了大量流动性。这一次,又是楼市成了接棒者。2016年一季度上海房价每户平局上浮100万元左右,均价则来到了4万关口。2018年则顺利突破5万元/平米。

去年的新冠疫情,中国没有向前几次那样释放流动性,相反更多的是动用了财政政策,坚持楼市不炒的主旋律。即便如此,学区房概念依然横空出世。70平米以下学区周边“老破小”,突破10/平。虽然后期因“双减”有所降温,但均价依然在8/平米左右。

 

由此可见,每一次危机过后,房地产总是那个率先跳出来挥舞红旗的。可以说是——后危机时代路径依赖成瘾!

 

面临即将到来的新危机,不知道大家准备好了没有?老谢这里无意鼓吹夸大楼市在历次危机中的作用,和政策唱反调。这里恰恰是要提醒各位,决策者应对处理危机的方式,是我们决定下一步走向的根本思路。在“房住不炒”的大背景之下,当有新的危机来临时,我们到底是选择现金、债券、股票还是不动产。这就需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抉择。

 

路径依赖不是坏事,但走自己的路更重要。世上没有绝对的事情,只有相对的变化。暴风雨将至,第一件事情就是——关好门窗!(一家之言 仅供参考 不作为投资建议)

非常棒 不错哦 还行吧 一般般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
相关文章
行业要闻
热点文章